因為捐書,去了兩次輝縣 發布日期:2013-11-09  點擊次數:3733

    畢業之後去了好幾次輝縣,每次回來後都有著很深的感受。時隔幾年,在前幾天又去了兩次,又有著更深刻的感受。

 

    第一次是去找捐書的學校。這其實是個技術活。一說捐東西,大家首先想到的都是山區學校。當捐書活動負責人王琮進一步去了解情況後發現完全不是這麽回事。如今,城市學校因為經費多不缺東西,山區學校因為被過度關注也不缺書籍等物品。唯有城鄉結合部的那些學校一直被人遺忘:真正需要書籍的是他們!經過輝縣的愛心人士張新雷牽線搭橋,我們聯係上了油房頭小學。

聯係上學校,但他們究竟是否需要,是否感興趣,還是問題。我們得親自去一趟。

 

    剛到輝縣,張新雷先生正在忙,他推薦一個名叫一傑助殘聯盟的愛心組織接待了我們。那天下午,陽光尚好,但比陽光更讓人溫暖的是那些人的笑容。這是一群身患殘疾的人:要麽是侏儒,要麽是腿腳不便,要麽是眼耳不靈。當時,他們正結隊去看幾家殘疾家庭。我們跟著去了一家。

那個灑滿陽光的小院裏,充滿了破敗,小院連大門都沒有,但進去的那些人,笑起來很燦爛,話語裏也承載了滿滿的正能量。他們談論壇、他們聊QQ、他們談表演節目……直到我們離開,那笑聲還回蕩在耳畔。

 

    隨後去了油房頭小學,正在上課的校長接待了我們。沒有太多的寒暄,先去學校圖書室看看。那裏壓根就沒有圖書,隻有一屋子的灰塵。校長給我們介紹說學校一年的經費,除了基本開銷外,根本不夠課外書籍。

臨走的時候,校長也說了自己的擔心,貴公司有愛心,我們很感動,但不能太為難學生。因為之前有家公司捐書包,要求學生對著鏡頭說自己如何貧困,需要大家的愛心捐助等等。太傷孩子們的自尊!

 

這個我們能理解,我和王琮也表示,财神关三肖的員工們隻是想把自己的愛心捐獻出去。再說,捐書也與貧困沒有絕對的聯係,我們不會消費孩子們的自尊。

 

    前天,立冬,也是灑滿陽光的一天,我們拉著近2000本書去了油房頭小學。當老師通知孩子們來搬書時,那個興奮勁,我都不知道怎麽去形容。在那裏,我們看到了對知識的渴望,看到了童真的眼神,看到了無邪的欲望。

書還沒搬完,看見了自己喜歡的,有孩子便蹲在校園裏埋頭看了起來。還有的孩子拿著巴金的書喊,巴金,巴金,剛學過他的文章。還有的孩子興奮地對自己的同學說,小櫻桃,我找了好久的書!該上課了,他們渴望的眼神還停留在學校新的圖書室裏。在校園裏,孩子們還自發地喊了一句:謝謝叔叔阿姨!

 

    聽到孩子的那句話時,我突然感到,原來,捐獻一點愛心也很簡單。

我們幫著學校老師將書籍整理好後便返回離開了。對於校長的吃個便飯再走邀請,劉總帶頭婉拒了。晚上,王琮收到老師的短信:當我看到孩子們手裏捧著圖書臉上露出易笑容的場景,我真的激動了。我代表輝縣的孩子們對你們的董事及4000餘名員工深表感謝!你們給孩子們送來了精神食品。孩子們會感激你們的。

 

   我們的微小舉動,卻給別人留下長久的感動。

    輝縣,曾出現過很多感動我的名字:張榮鎖、範清榮、裴春亮等,這次我們的輝縣之行,也用微小的力量感動了一下輝縣學生,我很高興。回來後我發了一條微博,其中有一句:今日立冬,有暖意!